? 勒索-微信红包制作花园 微信红包制作

微信红包制作花园

勒索

住家野狼2016-9-20 22:29:2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次出行,我整个人如同被从里到外清洗一遍,西藏是有灵X的地方,就像一首歌里唱的,这里真的可以把你的心洗净,把你的灵魂唤醒。那些天空和山峦,那些寺庙和街道,那些牛羊和牧人,镜头划到哪里似乎都能看见一幅画,我一直都处在半激动的状态中,把相机的五个存贮卡全部拿照片塞满仍然意犹未尽。

????半个月的行程马上要结束,回程的前一天,我们住在拉萨的旅店里,在一楼的大厅吃西藏的最后一次晚餐,我去了趟洗手间,回来却不见了菲力。

????问别人,旁边一个学生说:“菲力克赛先生啊,他好像眼睛不舒服,说回去一下。”

????我不放心,上楼去敲他的房间门。

????敲了好半天菲力才开门,进到他房间,却不见他关门跟进来,我回头一看,却看见他正伸手去M索门把手,那双湛蓝眼睛对不准焦距。

????我大惊失色,奔过去关了门扶住菲力的胳膊,急急地问:“菲力,你的眼睛怎么了?看不见吗?”

????菲力朝着我的方向微笑一下:“没事,没事,过一下就好,苏苏,麻烦你扶我坐下,帮我从包里拿药水出来。”

????我在他包里没找到药水,急急忙忙跑回自己房间去,拿了陶意棠给我的那瓶备用的来,帮着菲力点在眼睛里。我看他眉头紧皱,抓着椅子扶手的指节泛白,担心地问:“怎么样?很疼吗?要不要去医院?”

????菲力轻轻摇头,过了半晌,睁开眼睛,对我苦笑:“不知道陶是不是故意整我?药水虽然有效,但滴在眼睛里像烧起来一样。”

????我小心翼翼看他眼睛:“能看见了么?”

????“嗯,没事了,只是一小会儿眼前一片黑而已,点过药水就会没事,”他笑,“我觉得不对,上来拿药水,没想到已经看不见了,幸亏你过来

????。”

????“怎么会这样?有多久了?”我皱着眉,没想到菲力的眼睛严重到会暂时X失明。

????“大概两个月了吧。”菲力挥挥手,不甚在意的样子,“陶说现在查不出具体原因,也许是用眼疲劳,眼科不是他的专长,他总叫我找专业的医院去看看,但我想休息一段应该就没事了。”

????“这怎么行?菲力,你不要这么不在意,还是尽早去检查一下吧!”我着急劝他。

????菲力摊摊手,笑:“哪里有时间?一个个活动排得满满的,而且,”他对我眨眨眼,“我需要忙碌来治疗我失恋的心。”

????我哭笑不得,极力劝他未果,只好作罢,想着,回去了之后帮他联系一下医院再说吧。

????从拉萨直接飞回N市,却没看到有人来接。聂唯阳因为在N市的国内首场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的原因,这两天一直很忙,妈妈说好了来接我的,这会儿不知怎么却没见到人。

????正想打电话回家去问,口袋里的手机却这时候响起来,看来电,是家里的座机号码。聂唯阳已经回来好几天,他打电话给我也都是用手机,这

????电话大概是妈妈打来的。

????“喂?”我接起来。

????“苏苏!你下了飞机?”果然是妈妈的声音。

????“嗯,妈妈,怎么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已经被妈妈打断,我从没听过温温婉婉的妈妈这样尖锐激动的声音。

????她的声音都是抖的,尖且哑,近似喊叫:“苏苏!你做了什么?!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?!”

????我懵了:“什么事?”

????妈妈的声音气喘:“你跟聂唯阳——你怎么能——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?!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?”

????我跟聂唯阳?妈妈知道我跟他在一起了?天,聂唯阳怎么跟她说的?为什么妈妈激动气愤成这样?

????又听见听筒里传来聂文涵隐隐约约的劝解:“阿阮,阿阮,你先冷静一下,别吓着孩子,等苏苏回来再说……”

????妈妈激动的声音打断他:“你还说!是你儿子干的好事!”又对我嚷,“苏苏,你立刻回来!”

????我满头雾水,坐在计程车上给聂唯阳打电话,响了几声之后,电话转到语音信箱去:“我正在录音棚,暂时不方便接听电话,请稍后再联络。”

????怎么回事?聂唯阳还在工作,如果是他之前跟妈妈讲的,妈妈反应如此激烈,他应该会告诉我一声,现在这情况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,难道是妈妈从别人那里听到?妈妈脾气那么柔和,又怎么会为了别人两句话不问我清楚就气成这样?

????带着满肚子疑问回到家,走进客厅就看见妈妈正坐在沙发上垂泪,聂文涵在旁边劝慰。

????“妈,聂叔叔。”我把背包扔到沙发上,坐在他们对面,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妈妈抬眼看我,眼睛红红的,把一张照片对我抛过来,聂文涵想阻止:“你别让孩子看这个……”

????我已经把照片拿起来,看了一眼,我就大惊,这,怎么会被拍下来的?!

????照片上,是我跟聂唯阳。我正躺在床侧,上衣被推到脖颈间,长裤半褪,两只手按在底裤上,脸偏过去看不见表情,聂唯阳半伏在我身上,还好他一只胳膊正巧支在我身侧遮住了我的XR,而他另一只手正在扳我按住底裤的手。这正是我年前刚去布鲁塞尔的那一天,我跟聂唯阳闹得不愉快的那一次。

????“这……怎么……”我张嘴结舌,谁拍了这照片?谁把它送到家里来?为什么?

????聂文涵说:“苏苏,就是刚不久收到的信封,夹了这照片,还说如果不想这照片见报,就要付出代价。”

????勒索?我的心里霎时雪亮,是平平!这个时间,这个角度,除了她还有谁?这应该正是那天她推门进来的那一刻。我想起聂唯阳说的,平平接近我是早有目的,原来她真是如此。看来她大概是看出我们家境不错,于是接近我们想伺机而动,没想到那天我们争吵,立刻就给了她绝好的机会。

????我闭闭眼睛,想起那天她突然推门进来,一只手似乎一直放在口袋里,这相片不是很清楚,那里装的是手机吧?她应该在口袋上开了隐蔽的洞。哦,天,我真是蠢,这就是引狼入室吧?

评论列表: